穿中国旗袍的娃娃怎么成了日本艺伎?名创优品道歉:旗袍源自中国,我们绝不再犯……

Posted on Category:西甲买球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旗袍源自中国,是享誉世界的中国国粹。7月25日,名创优品西班牙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则“公主系列公仔盲盒”帖文,在该贴文中,中国旗袍公仔被错误地翻译为“日本艺伎”。

8月9日晚间,名创优品发布致歉声明称,总部收到网友反馈后,第一时间要求西班牙代理商团队删除了该贴文,并对当地社媒代理运营机构采取了处罚措施,立即终止了合作关系。

8月10日,名创优品港股低开低走,截至发稿,每股报12.10港元,跌幅超7%,总市值157亿港元。

名创优品道歉:

立即终止了合作关系

8月9日,“名创优品”的话题登上热搜。

有网友称,名创优品在国外网站把穿旗袍的娃娃称为日本艺伎(Geisha),很多外国人评论指正说这是中国旗袍,名创优品则回复了一个笑脸。

此事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对此,8月9日晚间,@名创优品 发文致歉称,7月25日,名创优品西班牙Instagram账号发布了一则“公主系列公仔盲盒”帖文,在该贴文中,中国旗袍公仔被错误地翻译为“日本艺伎”。名创优品总部收到网友反馈后, 第一时间要求西班牙代理商团队删除了该贴文,并对当地社媒代理运营机构采取了处罚措施,立即终止了合作关系。

我们对于在海外社交媒体发布产品内容时出现的信息错误,以及这一工作失误给广大网友造成的情感伤害深表歉意。 对此,我们深刻自省,绝不再犯。

旗袍源自中国,是享誉世界的中国国粹,中国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举世瞩目。名创优品作为一家全球化发展的中国零售企业,有责任将中国文化传递给全球消费者。我们承诺:将进一步加强全球代理商体系的管理,特别是加强中国传统文化的输出,严格规避此类问题再次发生。

感谢大家对名创优品的关注与关爱,我们会时刻提醒自己做得更好,为广大消费者带来更好的体验。在此,我们再次郑重道歉!

海外店铺数量近2000家

名创优品成立于2013年,主营居家生活产品的零售。2020年10月,名创优品于美国纽交所挂牌上市。2022年7月13日,在港交所主板正式挂牌交易,成为双重主要上市企业。

公开资料显示,名创优品创始人为叶国富。早期的名创优品主打“十元店”市场,产品以生活小百货为主。对于“十元店”的生意经,业内人士分析称,名创优品主要是通过寻找优质代工厂进行模式化生产,去掉中间环节和营销成本,并通过大批量的出货,来掌握议价权优势,从而实现更低廉的成本。

名创优品向港交所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19财年至2021财年(截至2021年6月30日),名创优品收入分别为人民币93.95亿元、89.79亿元及90.72亿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2.94亿元、2.6亿元和14.29亿元。2021年下半年,名创优品扭亏为盈,但累计亏损仍超过16亿元。 三年间,名创优品合计亏损超35.54亿元。

名创优品公布的截至2022年3月31日的2022财年第三财季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内,集团总营收达23.4亿元。其中, 境内营收为18.2亿元,海外营业收入为5.2亿元, 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Non-IFRS)调整后净利润1.1亿元,净利润率为4.7%。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提升至30.2%。截至报告期末,公司全球门店数量达到5113家。其中,海外店铺数量1916家。

名创优品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叶国富表示,作为全球化零售品牌,名创优品根据不同地域的消费者喜好打造出多元化市场样本。公司持续看好海外市场发展。

名创优品是正在衰落的品牌?

公司回应沽空报告

值得注意的是,7月26日,名创优品遭遇蓝鲸资本Blue Orca做空。

针对沽空报告中所指名创优品620多家门店由名创优品行政人员或与董事会主席有关联的人士注册,名创优品回应称,公司采取名创合伙人模式作为在中国开展经营的主要业务模式,名创合伙人自行承担相关的资本开支和运营费用,公司仅以门店管理和咨询服务的形式向其提供运营指导。所有名创合伙人均独立于公司,在法律上、经营上或其他方面均不由公司拥有或受公司控制。

Blue Orca Capital指控名创合伙人门店与公司员工存在关联关系。

图片来源:沽空报告截图

名创优品表示,过去,若干名创合伙人曾要求公司在一些行政工作上向其提供协助,例如向当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办理公司注册。有时,公司部分员工可能发现有必要或适宜从而自发向当地主管部门提供他们的姓名和联系信息,这些信息进而成为名创合伙人拥有及经营的一些门店注册备案的一部分。据公司所知,公司员工按上述方式提供其姓名所涉门店的数量仅占公司总门店数的极小一部分,截至公告日,仅有三家名创合伙人拥有的门店的注册备案中涉及公司基层员工的姓名。公司管理层或其亲属的姓名并未出现在名创合伙人门店的注册备案中。

名创优品还表示,在任何情况下,以上所述都不表示这些独立经营的门店仅仅因为获公司或其雇员提供临时性行政协助,而成为公司拥有或控制的门店。此外,在名创合伙人模式下,公司不是在产品交付给名创合伙人即确认收入,而只有在名创合伙人将产品销售给终端客户后才确认。这样的收入确认时点让公司夸大所报告的名创合伙人数量的动机大大降低。

针对沽空报告中对董事会主席叶国富通过土地交易挪用公司资金的指控,名创优品回应称,2020年12月,名创优品及叶国富在中国购买一地块建设办公楼,并成立合资企业,叶国富持有合资企业80%权益,名创优品持有20%。2021年10月,名创优品以6.95亿元购买叶国富所持有的80%权益。前述交易已完整、准确,也妥善提呈董事会及审计委员会批准。 该报告指控叶国富从未向合资企业注入任何现金并不正确,叶国富向合资企业注资共约人民币7.43亿元。

针对沽空报告中通过授权费和收入下降、关店潮, 试图说明名创优品是正在衰落的品牌, 公司回应称,公司降低授权费并非公司陷入困境的迹象,而是公司为激励名创合伙人在中国三线及以下城市开设门店而深思熟虑的战略的一部分;关于门店关闭,该报告引用了数家媒体几年前报道的不准确的闭店数据。

编辑|何小桃 杜波

校对|程鹏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中新经纬、每经APP、中国证券报等